快訊:
搜索:
您的位置:利劍網 >> 詩歌散文
作家洪燭:海仿佛比海子的父姓更為重要
2014-05-16 08:35:39 來源:正義網-檢察日報
[ 字號 ] [評論] [主編信箱]

  【原標題:海子和海(上)】

  海子和海的關系,不亞于海子和詩的關系。

  海子1964年出生于安徽懷寧縣查灣村,據說因命中缺水,而被父母起名為“查海生”。也不知這種所謂的命運是否可信,更不知這種一廂情愿的補償是否有效?不管怎么說,這個孩子自生命的起點就和海發生了關系,哪怕他面對的只是一個虛擬的海:名字里的海。

  直到他長大學會了寫詩,果斷地把名字給改了,為自己另起了一個叫“海子”的筆名。雖然連原初的姓氏都抹掉了,但“海”這個字卻保留了下來。他似乎認可了個人的天命,依然維持著和海的關系。并不僅僅是為了避免辜負父母的一片苦心。

  海,仿佛比他的父姓更為重要,更不可或缺。海,仿佛成了他后天性的父姓,一直繼承到生命的終點,乃至永遠。他又似乎并沒有另起爐灶地改名,更像是換了個說法:海子,海的孩子,海的兒子,原本就包含著“海生”的意思。

  當然,在蒙古語里,海子又指湖泊,湖泊等于小海,譬如中南海、什剎海之類都是這么叫起來的。海子一定是來到那座擁有中南海、什剎海的北方名城之后,才學會寫詩的,才更換了一個詩意的名字。

  為自己命名,既是對命運的認識與刷新,而且同樣需要從頭再來的勇氣乃至不可一世的靈感。他怎么預感到自己將以新名字而流芳百世?哪怕這種“千秋萬歲名”,注定只能是“寂寞身后事”,未能突破杜甫形容李白而總結的那種“天才詩人生死榮辱的周期律”。但不幸的海子已經足夠幸運了,在身后幾年、幾十年就大名鼎鼎,無需再等若干個朝代。海子的不朽,現在已基本可以肯定了。作為詩人,他簡直比李白成名還要快、還要早。他永遠都是二十五歲,永遠都是二十五歲的名人。即使把死后的年齡加進去,他到今天也才五十歲,剛剛知天命。海子要么早就未卜先知天命,要么就永遠不可能知天命。可這天命卻讓與他同時代的世人清清楚楚看見了,視為奇跡。

  是海給了他這種好運氣,還是命運給了他這種好運氣?是意味深遠的名字在暗自幫助他成名,還是他以詩成名無形中使自己的名字蓬蓽生輝?不僅海子的原名與筆名都和海息息相關,他的成名作同時又是代表作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更是他獻給海的禮物,或者說是海回報給他的一份厚禮。我相信海子從海那里借得了神力,這首在短短時間內就不脛而走的詩,才可能像海潮那樣由遠而近以加速度撞開無數讀者的心扉。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表面上是對大海的贊美詩,其實隱藏著某種不為人知、不便與常人道的犧牲精神:詩人對世俗的幸福可望而不可即,留下對別人的祝愿,轉身將自己獻祭于大海。此詩寫于1989年1月13日,海子在冬天盼望著春天,在城市里眺望著大海,身不由己,情不自禁。海對于掙扎在紅塵中的詩人,不僅代表遠方,還象征著來世。他渴望完成空間與時間的雙重超越。

  沒隔多久,海子果然這么做了。同年3月26日,他從北京西直門火車站搭車前往秦皇島,是私奔,又是踐約。那是和春天的約定,又是和大海的幽會。同時,還是對自己的一份交代。他在秦皇島市海港區東港鎮龍家營村臥軌自殺。這里離山海關不遠。大海近在咫尺。山海關,號稱天下第一關,成了擋住25歲的海子去路的鬼門關。

  海究竟對海子意味著什么?母親?故鄉?童年?詩人的烏托邦?藍色的理想國?也許兼而有之。也許還遠遠超過這一切的總和。他投奔大海,作為一生的最后旅途,也就等于回到了起點。父母給起的名字海生,以及自己給起的筆名海子,對他的創作有影響,對他的生死抉擇也不是沒有一點心理暗示。

責任編輯:榮博
相關新聞
我要評論
昵稱: 驗證碼: 點擊刷新驗證碼 查看評論
圖片新聞
特別關注
熱點評論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 隱私條款 | 廣告服務 | 地方合作與項目 | 聯系我們 | 本網誠聘
本網站所刊登的檢察風云利劍網各種新聞 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檢察風云利劍網版權所有
京ICP證 07504426號 京ICP備09113005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黑龙江新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