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搜索:
您的位置:利劍網 >> 法治論壇
【以案釋法】肇事者找人頂包是否構成交通肇事逃逸?
2019-04-10 21:57:14 來源:利劍網
[ 字號 ] [評論] [主編信箱]

    【以案釋法】肇事者找人頂包后滯留現場是否構成交通肇事逃逸?檢察官告訴你

    一、基本案情及訴訟經過

  某年12月1日,徐某駕駛小型轎車送女友回家,途經A市高架路時,碰撞高架隔離墩,發生交通事故,致車輛損壞。徐某打電話給其姨父,告知駕車發生交通事故。其姨夫讓陸某到現場頂替徐某為事故駕駛員。陸某到現場后報警,A市交警二大隊前往處理,陸某在事故現場圖上簽字確認。同日,A市交警二大隊對陸某出示《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強制措施憑證》,扣留了肇事機動車。同年12月2日,陸某在A市交警二大隊第二次詢問時,承認其系頂替徐某承擔事故責任。12月12日,徐某在二次詢問時陳述其系該起交通事故肇事者,因心里緊張,遂找陸某頂替。此后,徐某姨父、女友對以上事實予以確認。2014年1月6日,A市交警二大隊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徐某負事故的全部責任,并在事故認定書中確認他人冒名頂替的事實。A市交警二大隊作出公安交通管理行政處罰決定書,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法規的規定,按照交通肇事逃逸情形,給予徐某罰款1800元,記12分的處罰,A市交警二大隊當日對徐某制作了行政處罰告知筆錄。但徐某認為,其一直留在現場,不屬于交通肇事逃逸,申請復核,A市交警二大隊對其理由未予采納并出具復核意見書。此后,徐某向A市公安局申請行政復議,A市公安局維持了被告A市交警二大隊的處罰決定。徐某不服,提起訴訟。

A市B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徐某作為一名具有駕駛資格的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清楚其作為一名駕駛員的法定義務和需承擔的法律責任,其找人頂替,主觀上具有逃避法律責任的故意,客觀上實施了試圖隱瞞肇事者真實身份的頂包行為,即便本人未離開事故現場,本質上屬于交通肇事后逃跑。徐某在交通事故后,并未第一時間報警并如實陳述事故的相關事實,而是找人冒名頂替,增加了公安機關查清事實的困難,故比一般逃逸行為更為嚴重。A市B區人民法院判決駁回徐某的訴訟請求。一審判決后,徐某不服,向A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A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檢察官評析

根據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關于逃逸的定義,交通肇事逃逸的構成要件包含主客觀兩個方面:主觀方面表現為肇事者具有逃避法律追究的主觀故意,包括肇事者試圖免除或者減輕自己的法律責任;客觀方面表現為肇事者在發生事故后未積極履行法定的報警、救助、維持現場并等待處理等義務,實施了逃離現場的逃跑行為。對于該逃跑行為,不能僅僅從形式意義上來理解,而應當從逃跑的本質予以界定。逃離現場系積極的逃跑行為,在現場躲藏、謊稱不是肇事者或在現場但指使他人頂包,屬于消極的逃跑行為。無論是積極或是消極的逃跑,都屬于逃逸的范疇。交通事故中的頂包行為,符合逃逸具有的隱瞞肇事者身份、逃避法律追究的本質特性,至于是否滯留現場,不影響其行為的認定。頂包后本人滯留現場實際上是為了逃避法律追究而隱藏于現場,與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離現場具有高度的類似性和重合性,本質上應認定為特殊的逃逸形式。

本案中,徐某作為具有機動車駕駛證的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明知駕駛員在發生交通事故后應盡的法定義務和需承擔的法律責任,但其在發生事故后,首先想到的不是報警并等待處理,而是找人頂包,企圖逃避法律責任,在主觀上具有逃避承擔法律責任的目的,具有可歸責性。客觀上其實施了隱瞞肇事者真實身份的消極逃跑行為,即便人未離開事故現場,也屬于交通肇事逃逸。因此,該行為不應得到縱容,應當依法從嚴懲治,A市交警二大隊將徐某找人頂包的行為定性為逃逸并依法作出處罰是正確的。山東省諸城市人民檢察院 陳宗華


責任編輯:云峰
相關新聞
我要評論
昵稱: 驗證碼: 點擊刷新驗證碼 查看評論
圖片新聞
特別關注
熱點評論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 隱私條款 | 廣告服務 | 地方合作與項目 | 聯系我們 | 本網誠聘
本網站所刊登的檢察風云利劍網各種新聞 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檢察風云利劍網版權所有
京ICP證 07504426號 京ICP備09113005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黑龙江新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