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搜索:
您的位置:利劍網 >> 社會民生
微山湖上的"黑"加油船:5人惡勢力團伙暴力壟斷柴油銷售
2019-07-25 10:57:49 來源:正義網
[ 字號 ] [評論] [主編信箱]

  被告人以暴力、威脅等手段,逐漸壟斷了微山湖水域和北湖水域的柴油銷售——

  他們買了一艘大油船,強迫湖上一些船主買他們的柴油

  微山湖里有人非法采砂,有人卻看作是商機,壟斷水上柴油市場,以暴力、威脅等手段向采砂船船主、運砂船船主高價銷售柴油。7月8日,經山東省微山縣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強迫交易罪判處被告人張勇生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其他同案犯吳亞男等5人已于2018年12月21日因強迫交易罪被判處三年至一年零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強迫購買劣質柴油

  家住山東省微山縣的史健,和居住在湖邊的很多人一樣“靠湖吃湖”,不同的是,他是開著船到湖里采砂。當然,他只敢在晚上趁著夜色行動,一旦被抓到,不但船會被扣押,人也會受到處罰。因為知道是非法的,史健和他的伙計從來都低調行事,不敢張揚。

  2017年1月13日,太陽下山后,史健張羅著出工,開著采砂船來到魯橋鎮仲淺水域。還沒開始干活,一條加油船從遠處駛過來,停靠在史健采砂船油箱位置,4個青年男子拿著加油槍相互配合著就往采砂船里加油。

  史健問:“我還沒干活呢,我的船不用加油。”

  “你必須加,這邊的船都加我的油,你不加不行。”其中一個人惡狠狠地說。

  “那你的柴油怎么賣,多少錢一升?”

  “你看,我們進了油開船到這里,怎么著也得比外邊貴點不是,6.5元一升。你們船這么大,加6000塊錢的吧!”

  史健突然想到曾聽人說過,這邊有強迫賣柴油的,不買就砸船、打人。自己船上本來人就少,肯定打不過,一家老小還指望著自己養活,船被砸了、人被打傷了,怎么掙錢,萬一被舉報非法采砂,還有牢獄之災。想到這些,史健無奈之下就同意了。

  “當時,柴油的市場價是4.5元/升,他們賣得比市場價高2元,他們還給少加,買6000元的,他們最多加4000元的,質量還特別差,就算是這樣,我們也不敢不加他們的油。”史健說。

  妥協換來的不是安穩,而是對方的變本加厲。此后,史健又被迫買柴油3次,每次都是6000元。

  一個月后,2月17日晚上7點多,史健采砂時又碰到這伙人,對方拿著加油槍就要往采砂船里加油。幾分鐘后,史健實在忍無可忍,跑到加油船上把加油機按停了,對方四個人立即拿出鋼管毆打史健,幸好被人及時攔下,只是鼻子被打傷。為避免再被打,史健躲在自己的船上。沒想到,10多分鐘后,來了兩艘摩托艇,載了10多個人,一來就上了史健的采砂船,圍著船上的人謾罵、恐嚇。最后,史健拿出4800元交給對方后他們才離開。

  事情發生后,史健越想越窩囊,采砂本來就是冒風險,掙的錢還不夠給他們的油錢呢,現在又被人打。氣不過,史健狠下心來,把船賣掉停下采砂生意,到微山縣公安局報案。

  壟斷湖上柴油銷售

  根據線索,2018年5月,吳亞男等5人先后被抓獲歸案,張勇生于2019年1月1日被抓獲歸案。在濟寧市北湖區一個廢棄池塘里,警方發現一艘加油用船只,船上有完好的內燃動力系統和完整的加油設備,經辨認,這艘船就是以吳亞男為首的惡勢力犯罪團伙強賣柴油所使用的加油船。

  吳亞男,1989年出生于山東省濟寧市,2005年因故意傷害罪被判刑,有賭博惡習。

  靠湖而生,村里有些人以給湖里的船加油謀生,吳亞男看到了商機。2017年春節前夕,吳亞男找到同村的孟某,每個月給他5000元,讓他跟著到湖里記錄采砂船的船號,統計采砂船的數量,進而估算出每天的進油量。前期調研工作完成后,吳亞男叫著同村的3個村民一起吃飯,共同商量賣柴油給采砂船的事情。最終達成一致,吳亞男為一股,另外3人為一股,湊錢買了一艘帶掛漿機的平板鐵船,加裝了油艙、電動加油機、柴油發電機等裝備,平板鐵船變身加油船。后來,陸陸續續又吸納了同村的另外4人加入該團伙,這4個人為一股。

  在村西頭排灌站附近有一間屋子,下湖前,吳亞男他們會在這里集合,共同商量船今天去哪里,算一算近期的賬目,商議下一步怎么擴大經營等,這里被當地村民稱為“指揮部”。吳亞男雖然出現在“指揮部”里,但從不跟著去下湖,一直在屋子里等著。因為房子是違建的,一段時間后就被拆除了。

  起初,湖上有幾家規模比較小的加油船,但吳亞男等人惡意打壓,打砸了幾次給別人送油的罐車,其他人再也不敢去湖里賣柴油了,他們逐漸壟斷了微山湖水域和濟寧市北湖水域的柴油銷售。

  還有很多采砂船遭殃

  該團伙從批發商處購買柴油,批發商用油罐車把柴油運到湖堤邊上,等油船靠近后通過管道加滿。每次最多進五噸,賣完了再進新的,一般情況下是三天進一次油。

  因為是壟斷,吳亞男等人肆意定價,每升比市場價高出1.5元至2元錢不等,而且柴油的質量差,每次加油也不給對方加足數量。即便一開始為圖方便有自愿買的,但時間一長,大家知道實情后,就不愿意買他們的了。

  “他們肯定不愿意加我們的柴油,但是我們下湖去的人多,都是小青年,又比較惡,船主也想賺錢息事寧人,也就只有買我們賣的柴油了。”被告人張勇生供述說。“另外,買我們柴油的都是在湖里采砂運砂的人,本身采砂運砂就是違法的,所以他們就算是被強迫也不敢報警,我們抓住了他們這個心理才這么肆無忌憚地賣油。”

  掙錢了,出于安全考慮,2017年中旬,他們就共同出錢,花了幾萬塊錢換了一艘帶內燃機的大油船;還雇用了幾個臨時工,平時輪流著上加油船干活。

  但是,也不是每天都有生意做。采砂是被禁止的,嚴打的時候,采砂船不干了,他們的油也賣不出去,就停工;寬松一些的時候,采砂船下湖干活,他們的加油船也斷斷續續出來賣柴油。因為職能單位對微山湖非法采砂行為持續嚴厲打擊,到2018年1月,一看沒有生意不景氣,他們就徹底不再干了。

  經審理查明,2016年12月至2017年11月,被告人吳亞男等8人,以暴力、威脅等手段,在微山湖水域、濟寧市北湖水域等地多次向7名采砂船船主、運砂船船主高價銷售柴油,交易金額共計39萬余元。

責任編輯:羅媛媛
相關新聞
我要評論
昵稱: 驗證碼: 點擊刷新驗證碼 查看評論
圖片新聞
特別關注
熱點評論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 隱私條款 | 廣告服務 | 地方合作與項目 | 聯系我們 | 本網誠聘
本網站所刊登的檢察風云利劍網各種新聞 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檢察風云利劍網版權所有
京ICP證 07504426號 京ICP備09113005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黑龙江新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