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搜索:
您的位置:利劍網 >> 新聞中心
內蒙古東烏旗:企業“法人”被掉包 維權為何這樣難?
2019-10-28 11:48:12 來源:旅游商報-旅新網
[ 字號 ] [評論] [主編信箱]

  6月24日,內蒙古錫林格勒盟東烏珠穆沁旗(簡稱東烏旗)市場監督管理局(原工商局),就其在經營者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違規變更東烏旗東烏長春賓館工商注冊登記(經營者名稱)事件,向東烏長春賓館下發東烏市場通字第(2019)01號通知書,要求東烏長春賓館“速到行政審批大廳辦理”。該通知是東烏長春賓館經營者(投資人)任洪麗歷經3個多月信訪、投訴、舉報至今,收到唯一的書面“回復”。


  “法人”被掉包,營業執照被吊銷


  任洪麗,吉林省長春市人。2006年初,在長春市做農資生意的任洪麗,來到內蒙古錫林格勒草原深處的東烏旗投資興業。同年,任洪麗通過競價方式,依法取得了位于錫林格勒盟烏鎮烏珠穆沁大街南路4700平方米建設用地。任洪麗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僅用一年時間(2007年10月)完成了建筑面積3100平方米的東烏長春賓館項目的建設。


  任洪麗介紹,2007年11月,任洪麗在東烏旗工商行政管理局烏里雅斯太工商所注冊并領取《東烏珠穆沁旗長春賓館》的營業執照。因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規范企業名稱,任洪麗根據《個體工商戶條例》和《個體工商戶名稱登記管理辦法》規定,于2014年1月10日向東烏旗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請注銷了東烏珠穆沁旗長春賓館營業執照。同日,任洪麗在該局重新注冊(登記)并領取《東烏珠穆沁旗東烏長春賓館》的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該執照注冊內容包括:經營者(投資人)為任洪麗,組成形式為個人經營;類型為個體戶。


  此后,東烏長春賓館一直正常營業,并按照工商管理機關要求逐年向當地工商行政管理局申報年度報表(年檢),按稅務記機關要求申報營業狀況,依法繳納各項稅費。


  2017年11月,東烏長春賓館工作人員向任洪麗匯報稱:“因營業執照未年檢,現有一筆匯款不能正常入賬。我們到東烏旗工商局查詢,工商局工作人員說我們賓館營業執照的法人已經不是你(任洪麗)了,現在的法人是趙偉,咱們什么都辦不了,怎么辦呢?”


  因任洪麗早在2011年就把“東烏長春賓館”進行了商標注冊,并且賓館至今還在正常營業、正常繳稅。任洪麗認為,按照《個體工商戶條例》和《個體工商戶名稱登記管理辦法》規定,我不到場簽字,工商局不可能變更我賓館營業執照的登記。所以,任洪麗對賓館工作人員所說營業執照法人已被變更為趙偉名下的情況沒有相信。


  2019年2月10日,賓館承包人托亞再次到工商所辦理(申報年度報告)年檢。在東烏旗烏里雅斯太鎮工商所,辦事人員說:“因你單位三年未參加年檢,東烏長春賓館營業執照已被系統自動吊銷。另外,你申報的東烏長春賓館營業執照經營者寫的是任洪麗,而工商局電腦中登記的經營者是趙偉,你們申報的經營者名字與電腦記載不符,不能年檢。”


  當日,賓館財務人員拿著2015年度、2016年度的年檢證明(年度報表復印件)找到東烏旗烏里雅斯太工商所長李遠,李遠說:“你們沒有權利過問這個事,必須讓賓館法人來,我們只能向她說明具體情況。”


  市場監管局調查“掉包”案10個月未果


  2019年3月初,任洪麗安排職工孫景方從長春前往東烏旗市場監督管理局烏里雅斯太工商管理所處理東烏長春賓館營業執照年檢事宜。在烏里雅斯太工商所查詢后,孫景方電話向任洪麗告知:“東烏長春賓館的營業執照的確已經變更到趙偉名下了,并且系統已經自動把營業執照給注銷了,我問是怎么回事,工作人員說是賓館兩年未年檢。我問所長李遠‘未經任洪麗同意你們怎么把營業執照變成趙偉的了’?李遠拒絕回答,他要求法人親自到工商所面見他,他告訴是咋回事。”


  “怎么,是工商所哪個人瘋了?沒有我申請、沒有我的簽字,竟敢把我的營業執照法人(經營者)變更到與賓館毫無關系的趙偉名下。”此時,任洪麗氣的渾身發抖,一時說不出話來。


  第二天,任洪麗驅車1000多公里從長春市趕到東烏旗市場監督管理局討說法。


  在東烏旗市場監督管理局,辦公室主任包平將任洪麗帶到該局包局長辦公室。包局長詳細聽取了任洪麗的情況反映。經其查詢,任洪麗反映情況屬實。包局長說:“我們馬上將東烏長春賓館營業執照的經營者名字恢復到你任洪麗名下。”


  當日,工作人員按照包局長指示在電腦系統上操作一會后向包局長匯報說“恢復不了”。

當即,包局長決定,由東烏旗市場監督管理局成立專案組對此案進行調查。


  任洪麗說:“專案組王姓負責人曾對我說,我們會立案調查,一定盡快給你結果。幾天后我再給王姓負責人打電話,王說我妻子有病,我已經回錫林浩特了,我暫時做不了這項工作,你只能等消息了。”


  “人家專案組負責人的妻子有病,這是多么好的理由,我無話可說。”


  趙偉:“這事鬧大,就牽扯到工商局的人”


  隨后,任洪麗實名向東烏旗紀律檢查委員會反映東烏市場監督管理局違反《個體工商戶登記辦法》,濫用職權、違規變更東烏長春賓館經營者名稱的違法違紀行為。


  這時,神秘的趙偉得知任洪麗向紀委舉報后,終于出現在任洪麗的電話中。


  任洪麗說:“我向東烏旗紀委舉報后,趙偉數次給我打電話,讓我馬上給東烏紀檢委打電話,告訴紀檢委工商局已經同意把賓館經營者名字變更到我的名下,讓我撤案,并讓我告訴紀檢委不要管了。我說不行,趙偉就央求我說,姐你恢復吧,我也沒用執照貸款,要不你就把這事鬧大了,就要牽扯到工商局的人。”


  任洪麗介紹,趙偉每次打電話后,烏里雅斯太鎮工商所李遠所長都給任洪麗打電話,要求任洪麗馬上到工商局辦理經營者名稱變更。但每次任洪麗都說“在沒查清工商所何人違法違規把任洪麗名下東烏長春賓館營業執照變更在趙偉名下、趙偉是否利用東烏長春賓館執照貸款或實施犯罪前,我堅決不能恢復”。


  任洪麗堅持:“經營者名稱不是我到工商局變更的,東烏長春賓館的營業執照也不是我到工商局注銷的,都是你們工商局違法弄的,根本不存在我去恢復的問題。”任洪麗說:“如果趙偉用東烏長春賓館貸款或擔保貸款,或利用我的執照實施其他違法犯罪活動,責任該由誰承擔?如果你們工商局承諾承擔責任,我就按照你們要求,配合你們把東烏長春賓館經營者恢復到我的名下。否則,我要等待監察委、紀檢委給我作出個公正的處理結果。”


  3月31日,任洪麗再次到東烏珠穆沁旗烏里雅斯太工商所。


  在工商所長李遠辦公室,李遠說:“你們找我干什么,你們必須先把手機電話交出來,放到我的卷柜里鎖上,然后再談。”任洪麗說:“我來查一下我的工商檔案,看一看我的營業執照是怎么變成趙偉名字的,憑什么要我們交出手機電話?你想干什么?”。


  李遠不耐煩的說:“工商局沒有紙質檔案,管電腦檔案的人回家給孩子喂奶了,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你回去等電話吧。”任洪麗說:“李所長,我從長春跑了1000來公里到工商所辦事,您能不能給打個電話,問一下這個人什么時間能回來?”李遠不耐煩的說:“我不知道她電話號,沒法打,她沒時候回來。”


  一個信用代碼,陰、陽兩個“營業執照”


  據調查,任洪麗名下東烏珠穆沁旗東烏長春賓館原名東烏珠穆沁旗長春賓館。該賓館成立于2007年11月,投資人(經營者)為任洪麗。2014年1月10日,根據《個體工商戶條例》和《個體工商戶登記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經東烏珠穆沁旗工商行政管理局(現東烏珠穆沁旗市場監督管理局)核準,該賓館更名為東烏珠穆沁旗東烏長春賓館,工商營業執照登記的經營者(投資人)是任洪麗。


  2017年5月31日,經東烏旗工商局核準,東烏旗工商局烏里雅斯太工商所在“三證合一”后,向任洪麗重新核發名稱為《東烏珠穆沁旗東烏長春賓館》的營業執照,將原營業執照號152525600069344變為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2152525MA0NC96732,營業執照注明,經營者任洪麗。


  據2019年4月1日東烏旗工商局出具的《企業檔案登記資料》、《個體戶機讀檔案登記資料》記載,東烏旗工商局烏里雅斯太工商所在向任洪麗核發營業后并未結束此次業務,而是在東烏長春賓館經辦人員領取營業執照并離開工商所后,直接將東烏長春賓館的經營者(投資人)變更為趙偉,并向趙偉核發了與任洪麗同一企業名稱、同一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的“營業執照”。該執照的經營者姓名為趙偉。也就是東烏旗工商局及烏里雅斯太鎮工商所工作人員所稱東烏長春賓館的“法人”是趙偉。


  對此,任洪麗和東烏長春賓館的財務及其他負責人均毫不知情。


  2017年11月,因東烏長春賓館經營者已被東烏旗工商局變更為趙偉,任洪麗持有的營業執照實際上已經形同廢紙,與其相關的銀行賬戶不能正常使用。因此,東烏長春賓館工作人員向東烏旗工商局查詢,工商局工作人員稱,東烏長春賓館營業執照的法人是趙偉,并不是任洪麗,你們無權查詢賓館檔案。


  另據調查,自2017年5月31日,東烏旗工商局烏里雅斯太工商所將東烏長春賓館(經營者)變更在趙偉名下后,趙偉一直未按規定向東烏旗工商行政管理局申報年度報告,于2018年7月12日被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因東烏長春賓館“法人”(經營者)被變更,加上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導致任洪麗不斷上訪,后經東烏旗烏里雅斯太工商所找到趙偉,于2019年2月28日,在以趙偉的身份補辦2017至2018年度報告后移除異常名錄。


  任洪麗:“我不接受你們的處理意見”


  6月14日14時34分,東烏旗紀委工作人員包桂芝給任紅利打電話,因電話未在身邊任洪麗未能接聽。當日14時39分,任洪利回電給包桂芝,包桂芝說:“我是東烏旗紀檢委的包桂芝,現在向你通知紀檢委對你反映問題的調查結果和處理意見。1、由于工商局工作人員工作疏忽,忘記向你要身份證”,工商局會對經辦人進行處理;2、經調查趙偉與你認識,才出現了更改經營者名稱之事,我們也沒有辦法。”隨后,包桂芝掛斷了電話。


  6月19日,任洪麗接到東烏旗烏里雅斯太工商所長李遠電話:“任總,你回來一下,你到我們工商局,我把營業執照給你恢復一下。”任洪麗說:“我不接受你們的處理意見。”


  隨后,任洪麗再次給包桂芝打電話,包桂芝又重復了之前的處理意見。任洪麗說:“你們紀檢委的答復和處理意見我堅決不能接受。”包桂芝問:“怎么能讓你接受?”任洪麗說:“除非是你認可你家房產證,可以隨意讓人變更產權人名稱,我就能接受你們的處理意見。”


  6月24日,東烏旗市場監督管理局就該案向東烏長春賓館下發東烏市場通字第(2019)01號通知書,要求東烏長春賓館“速到行政審批大廳辦理”。


  任洪麗認為,東烏旗市場監督管理局(工商局)未如實向紀委反映其工作人員利用職權違法、違規變更東烏長春賓館“法人”(經營者)事實,紀委也未查明事件真相。她表示,在未查清趙偉是否利用東烏旗工商局違法、違規向其“核發”的東烏長春賓館營業執照實施貸款詐騙或存在其他違法犯罪前,無法接受相關部門的處理意見。除非東烏旗市場監督管理局(工商局)承諾對其違法、違規變更東烏長春賓館“法人”(經營者)產生的法律后果負責,并依法追究相關責任人的違法、違規責任,否則不能接受。


  因趙偉利用東烏長春賓館營業執照在當地銀行貸款未還,被銀行訴至東烏旗人民法院并經法院作出生效判決(已進入執行程序),日前,東烏長春賓館已接受法院執行人員調查詢問。


  截至記者發稿,東烏長春賓館法人(經營者)仍然沒有變更回任洪麗的名下。(江風)

責任編輯:羅媛媛
相關新聞
我要評論
昵稱: 驗證碼: 點擊刷新驗證碼 查看評論
圖片新聞
特別關注
熱點評論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 隱私條款 | 廣告服務 | 地方合作與項目 | 聯系我們 | 本網誠聘
本網站所刊登的檢察風云利劍網各種新聞 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檢察風云利劍網版權所有
京ICP證 07504426號 京ICP備09113005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黑龙江新时时彩开奖号码